昨日见某SX在某论坛上称Furt对Bruckner的评论"认为伟大就是完美无缺是市侩之见"是"孩子气的评论",只道这位仁兄是脑子灌了几公斤的水or水银.Kafka怎么说,Mahler怎么说,即便是Beethoven的Sym 9也背不起完美二字.

然后今晚看电视剧大秦帝国在荧幕上瞎扯,商鞅竟成了言情小说的主角,连车裂场景都飞起了雪一般的诗意.从酷吏摇身变为忠肝义胆的无产阶级革命烈士,还大谈王道法家墨家,现在的作家史学家编剧导演是越来越厉害了.于是飘过.

近日除了找房子和花公司的钱(窃笑)无事上心,小有拨云雾而见日月的感觉.开心关心,本来就互相对立.很多人就是极浑沌的杯水,唯有静置才能沉淀而暂得清净.嘛嘛,还是回归偶对纪律与教条主义的重要性的研究.;)